回 

一   

個   

​身

第一幕: 慰安

     「慰安婦」一詞指的是在中日戰爭和太平洋戰爭期間,在戰場和日本統治區為日軍提供性服務的婦女。慰安婦不是一般認知的娼妓,他們沒有停業自由,一天可能被迫連續接上三十位官兵無法休息,即使懷孕仍要照常工作直到產前。這些官兵來到慰安所後都要先排隊買牌子,再照著牌子上的號碼去找慰安婦。

     (身體畫板為婦女救援基金會為前台籍慰安婦阿嬤們,長年舉辦的身心照顧工作坊中的藝術治療之一,以深淺不同的顏色標示出身體的不適或苦痛,訴說著阿嬤們心靈深處的哀歌。)

1/1

第二幕: 蘆葦之歌

     戰爭催殘著人性,太多的無法掌握成為精神折磨,強暴和虐殺居民成為日軍壓抑的宣洩,掌握別人的痛苦和死亡讓他們感到自己真實的存在。

     (天花板垂吊的上千根透明管象徵著台灣受害的兩千名慰安婦,其中只有59位阿嬤勇敢地站出來捍衛自己,化作59根發光發熱的紅銅管,投射著自己的名字與尊嚴。)

1/1
第三幕: 過水

     所有的問題皆來自權力結構上「男上女下」的不平衡,她倒在地上喘息,一手按壓著因為被迫工作過度而劇烈疼痛的下體。

 

     (戰爭當時,日本的戰線越打越長,佔領一處新的地方就急需增設慰安所來犒賞官兵,激勵士氣,造成慰安婦數量供不應求,經營慰安所的業者於是開始招騙家境困苦的少女,以薪水優渥的海外正當工作為由,一手將她們推入火坑,開始了許多阿嬤悲慘的故事。)

1/1
第四幕: 生命之樹

     背負著當過慰安婦的沉重過去,許多阿嬤們一輩子惶恐這個祕密被人知道,被人瞧不起,也常常覺得自己骯髒,不配嫁人。

     (婦援會後來發起圓夢計劃,幫助阿嬤們重新找到對於生命的熱情,帶著阿嬤進錄音室出專輯、上飛機當一日空姐、穿上綠色制服當一日郵差,當然還有穿上潔白的婚紗當個美麗的新娘子,實現她們曾經覺得遙不可及的願望。)

1/1